::

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频道   ->   瓯越地理
乐清最早诗文摩崖——晁端彦来温留迹
来源:温州日报来源:2022-11-20 09:30:28

                                                                              

  郭欣 文/摄

  北宋熙宁八年(1075),晁端彦在丹霞山留下的诗文摩崖题记,这是目前乐清境内已知的最早诗文摩崖题记,尤其难得。

  摩崖题记,遍及杭绍温处

  宋时,清丰(今河南省濮阳市辖)晁氏是中原有名望的大族,纵贯两宋,一直处于政坛和文坛的中心地带,晁端彦之先辈晁迥官至礼部尚书,以太子少保致仕,《宋史》有传。晁氏家族名人还有晁宗慤、晁仲衍、晁补之、晁说之、晁公武等等,其中晁补之为苏门四学士之一。

  晁端彦(1035-1095),字美叔,嘉祐二年(1057)进士,嘉祐三年(1058)江阴佥判,治平元年(1064)守秘书丞知瀛州河间县事,熙宁二年(1069)任秘书丞通判雄州,四年(1071)权开封府推官,五年(1072)为同天节送伴使,六年(1073)为提点淮南东路刑狱,七年(1074)由提点淮南东路刑狱、都官员外郎徙两浙路,九年(1076)坐“违法赴杭州同天节豫教妓乐燕会”被冲替,解润州受审,此后历任金部员外郎、金部郎中、知亳州、司勋郎中、左司郎中、江淮荆浙等路发运使、秘书少监、知陕州。从晁端彦的生平来看,来浙江是在提点两浙路刑狱这个时间段。

  在乐成金溪源头,箫台山和丹霞山分列两侧。箫台山,传为周王子晋吹箫处,故名。而丹霞山,因石色如赭,本名赤岩,唐天宝中改称丹霞山,又名白鹤山,传说晋张文君隐居于此。这里风景优美,“乐成八景”中的“白鹤晨钟”“双瀑飞泉”皆位于此,历代文人墨客留下诸多印记。清光绪《乐清县志》收录有丹霞山北宋摩崖题记5处,年代无考的摩崖题记1处。1983年,丹霞山摩崖题记被列为乐清县(市)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乐清县文化局对丹霞山摩崖题记进行复查的时候又录清代1处,宋代两处,年代无考1处。至今共发现宋熙宁年间至清光绪年间摩崖题记12处。这12处摩崖中以熙宁八年(1075)晁端彦诗文题记、熙宁十年(1077)杨景略(提点两浙路刑狱、太常博士)题名题记、清光绪年间何士循(乐清知县)诗文题记最为著名。

  晁端彦的诗文摩崖题记位于集贤亭右侧崖壁上,内容为“白鹤山头飞瀑玉萧峰顶/生烟溪上空闻流水竹间/不见真仙熙宁八年闰四/月十二日晁端彦美叔题”。摩崖题记高41厘米,宽21厘米,楷书,四行,一行十字。字迹整体保存完好,稍有风化,最后一字“题”略残。清光绪《乐清县志》、清戴咸弼辑、孙诒让校补的《东瓯金石志》均有记载摩崖全文。

  晁端彦在乐清境内已知的摩崖题记,除丹霞山这处之外还有两处,1处在雁荡山灵峰景区雪洞,位于雪洞左侧崖壁李复圭题名左上方,内容为“晁端彦”三字,楷书,直写,字迹可辨。1处在净名寺挂锡谷,内容为 “晁端彦来”四字,楷书,直写,字迹可辨。然《东瓯金石志》并无这两处题记的记载。另外,晁端彦在游雁荡时还写有《龙湫观瀑》《瑞鹿寺》等诗。

  另外,根据晁端彦熙宁七年至八年左右在杭州、会稽、处州的摩崖题记,他以提点淮南东路刑狱、都官员外郎平调提点两浙路刑狱来浙江,以杭州为活动中心,杭州他去了天竺、飞来峰和南屏山;会稽去了阳明洞天;处州去了南明山、石门洞。

  书法精湛,带有欧阳修书风

  史料载晁端彦既有文名,亦擅书法。晁端彦所处的北宋,是文化璀璨的一个时代。北宋中晚期时的书坛,由周越及其弟子黄庭坚、米芾、蔡襄等独霸书坛的现象逐渐消失,出现了众多的书法高手,都有自己的风格。很多当时有名的文人同时也是书法家,只是他们的书名被文名所掩盖了。范仲淹之后,蔡襄、欧阳修,还有王安石、沈辽、苏东坡、晁端彦、林希、章惇、蔡京,乃至于薛绍彭、李之仪都以书法名世。整个北宋,几乎就是书法家的天下。宋代的书法由唐代书法的“尚法”转向“尚意”,即由追求法度,转为崇尚个性的突出。宋代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是魏晋和隋唐书风向元明清过渡的转折阶段,其时代风格是很鲜明的。

  黄庭坚在《作字论》中说:“晁美叔尝背议予书惟有韵耳,至于右军波戈点画,一笔无也。有附予者传若言于陈留,余笑之曰:‘若美叔书,即与右军合者,优孟抵掌谈说,乃是孙叔敖耶?’往尝有丘敬和者摹仿右军书,笔意亦润泽,但为绳墨所缚,不得左右。予尝赠之诗,中有句云:‘字身藏颖秀劲清,问谁学之果《兰亭》?大字无过《瘗鹤铭》,晚有石崖颂《中兴》。小字莫作痴冻蝇,《乐毅论》胜《遗教经》。随人作计终后人,自成一家始逼真。’” 从上面的这段书论可以看出,晁端彦认为黄庭坚虽然学习了王羲之的书法,但根本就看不出王的点画和结构,但是黄庭坚则认为,学习书法应当从摹仿中得到书法之理,继而进行自己的风格塑造,如果大家都学“二王”书法,每个人写出来的都是惟妙惟肖,没有自己的风格和气质,那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学习书法应当“自成一家”。又张耒《宛邱集》云:“晁公声名三十载,余事笔踪传法帖。”由此可见晁端彦在书法上也是颇有造诣的。

  用现代人对书法的理解来看这12处摩崖题记的书法,丹霞山、飞来峰的这3处写得最为精湛,带有欧阳修书法之风,某些笔迹跟颜体相似,书写清秀,一笔一画,一丝不苟。南明山的2处次之,而雁荡山的2处则较为随意,写得并不突出,甚至可以认为没有什么书法价值。我们推测一下,这几处摩崖题记是否会是晁端彦本人书写的字呢?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确实是晁端彦写的,但当时留下的是墨书,当地的人们为了保存这墨书,请了石工,而石工不善书法,所以刻得差强人意。

  学界对晁端彦的书法了解甚少,这几处摩崖题记的书法价值也还没有完全被世人所认可,甚至可以说知之甚少,特别是丹霞山的诗文摩崖题记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这些摩崖题记的时代性,在地方文献史料补充方面的价值和金石学的价值,是极其珍贵的。

编辑: 沈睿|责任编辑:徐琼峰|监制:黄作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