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频道   ->   原创文化
历代名家“诗”温州| 李白用温州旧日诗事 “夸人”的艺术
来源:温州日报来源:2022-09-22 10:32:14

  大诗人李白生性清高脱俗,但有时,他也未免有些世俗圆滑。这李大神一生最为崇拜的大诗人,并非有着“大谢”之称的永嘉太守谢灵运,而是比“大谢”晚些时候且在文学史上有着“小谢”之称的谢朓。近一千年后的清朝著名学者王士禛曾说:“白纻青山魂魄在,一生低首谢宣城”(具见《戏仿元遗山论诗绝句三十二首·其三》)。这“谢宣城”,就是指南朝齐明帝时期出任宣城太守的“小谢”谢朓。

  然而,我们今天就要说到的“小谢”,并非李大神“一生低首”的谢朓,而是被齐梁时期著名诗评家钟嵘在所撰《诗品》里狂捧为“才思富捷”的“小谢”谢惠连,而钟某人对后世声名大噪的同时代人“小谢”谢朓却颇有微词(见《诗品·卷中》)。至于这“小谢”的名头,也是最先见于《诗品》的,并没有后来在唐代红得发紫的谢朓什么事儿。只是很可惜,这“小谢”谢惠连一度竟湮没无闻;直到明清之际,这位曾最早被称为“小谢”的谢惠连的影响力才开始有所回升(具见《古诗评选》《义门读书记》《昭昧詹言》等)。

  身为谢灵运族弟,谢惠连从小就特别聪明,才十岁的年纪就能写出好文章,连身为大诗人的堂兄谢灵运都成了小惠连的“极品粉丝”——“见其新文,每曰:‘张华重生,不能易也’”(具见《南史·谢惠连传》);要知道,张华可是晋代的文坛领袖啊,而大诗人谢灵运竟拿小惠连跟张华等同作比呢!

  大概也就是由于这个原因吧,根据钟嵘《诗品》所征引的《谢氏家录》的说法,就是谢灵运有一天在温州公寓的西堂——也就是西边的堂屋里写诗,竟然一整天都写不成诗!神思恍惚间,他突然梦见了堂弟小惠连,便当即写出了千古警句“池塘生春草”。于是乎,这大谢“书记”在我们温州所写的名作《登池上楼诗》,也就这样横空出世了。由于对此诗的极度自我欣赏,原本就很会自夸的谢“书记”遂时不时地对人宣传:“这哪里是我能写得出来的啊,这肯定是老天爷对我的特别眷顾呢!”

  话说300多年后,李白被一些坏蛋排挤出走京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四处流浪。唐玄宗天宝十二、三载(753、754)秋,李白来到安徽宣州浏览小谢谢朓的遗迹。事实上,这跟他的族弟李昭在宣城当长史(相当于刺史的助手)有关。失意的李大神应邀来宣城,生活方面自有保障不说,还可以从容地到处游玩。为此,他为安徽宣城、泾县等地写了101首诗歌;作为投桃报李,他先后赠给李昭的诗,有《赠从弟宣州长史昭》《寄从弟宣州长史昭》《宣州长史弟昭赠余琴溪中双舞鹤诗以见志》等等。而后,“平调”到了陕西邠州(今陕西咸阳市代管的彬州市)继续当他的长史的李昭,因此前二人相处融洽,心中又实在崇拜,便再次邀约李大神去游玩。于是,李大神便有了这封不长不短的书信——五言古诗《书情寄从弟邠州长史昭》——寄给李昭作为回应,其诗道是:

    自笑客行久,我行定几时。

    绿杨已可折,攀取最长枝。

    翩翩弄春色,延伫寄相思。

    谁言贵此物,意愿(一作“厚”)重琼蕤。

    昨梦见惠连,朝吟谢公诗。

    东风引碧草,不觉生华池。

    临玩忽云夕,杜鹃夜鸣悲。

    怀君芳岁歇,庭树落红滋。

  这首诗的大意是说:自己的流浪也真是太久了,不觉便感到深深的惭愧。但我究竟何时才能成行,现在还真的不好说。你看哪,岁月匆匆,转眼便到了春天,我都可以攀折到柳条那最长的一枝了。面对着袅袅杨柳在盎然的春色中飘拂,我却身倚树边久久地引颈悬望,且把对你的一段相思之情寄去。这并不是说这杨柳枝很贵重,只是我个人觉得它无非比玉花还要珍贵罢了。要知道,我昨夜就梦见“谢惠连”——你这位老弟了,一早起来我便学着永嘉太守谢公谢灵运一样地在吟诵我的诗作呢。因为我正是由于你的缘故,我也很是想写出像谢公一样的千古名句“池塘生春草”来呢!这是因为你这老弟带给了我无限的遐想和勃发的灵感所致的啊!只是正在赏玩之际,突然便又到了傍晚,杜鹃立马又在夜间凄凉地鸣叫着。眼看春天就要告别,庭院里的红花也已落尽,这怎能不使我更加怀念你这老弟了呢!

  在这首诗里,李白分明是把自己比作谢灵运,同时把堂弟李昭比作聪明能干的小弟谢惠连的呢!大抵也由于这个缘故,李大神的内心既充满了彷徨的心绪,同时也不无自我期许之情。他以谢灵运在温州的著名旧日诗事,来比附自身和堂弟之间的情谊,那固然是再贴切不过了,而李大神又借此机会把对自己颇为看顾的堂弟美美地夸上了一番;诚然,自傲的他自己也是不着痕迹地借机“自粉”了一下。如此一举三得的巧妙做法,也只有高才如诗仙才能做得到啊!而我们也知道,用典一旦妥帖恰当,那是既显得诗人极有文化素养不说,而且也使诗文显得颇为含蓄蕴藉,耐人寻味。

  面对大诗人的“夸人”艺术,有时,我们还真的不服不行!(作者:阿袁)

编辑:许淑瑞|责任编辑:徐琼峰|监制:黄作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