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
金城濠: 副刊《大榕树》,就是一棵文化大树
来源:温州日报来源:2022-08-04 10:03:33

  金城濠至今还收藏着当年《温州日报》文化副刊《墨池》所有的篆刻刊头。

  扫一扫 看视频

  本报记者 华晓露/文 杨冰杰/摄

  1993年春天,副刊《大榕树》亮相。从诞生之日起至2000年6月停刊,它以特有的方式记录时代,凭借雅俗共赏和不断创新的宗旨,在改革开放时期的瓯越大地上掀起一阵文艺浪潮,被研究者们赞为“副刊不‘副’,参天大树”。

  光阴荏苒。三十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年近耄耋之年的金城濠每每想起那段岁月仍会感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曾用心血培育《大榕树》,年轻的编辑与热心的作者也和她一起成长。在我心中,它就是一棵文化大树。”

  创 刊

  《大榕树》在金温铁路终点种下小榕树

  1993年春,温州日报文学副刊《瓯潮》和文化副刊《墨池》停刊,推出综合性副刊《大榕树》,金城濠任副刊部主任。

  改革开放年代,要办新时代的副刊,不仅文艺色彩要浓,还要给读者提供美的享受,所以需要具备文化素养的人才。

  “原来的副刊编辑有的‘升迁’,有的下海。我找的几位编辑几乎都没有编副刊的经历,但是学历在报社里是比较高的。”金城濠娓娓道来,从温师院调来的陈发赐、研究生张信国、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黄泽,再加上杭大新闻系毕业的沈迦,一起组成了副刊最初的实力班子。此外,副刊部首创了客座编辑制,公开向社会招募编辑人才,温州党校的张慧、保险公司的李石泉、鹿城区委宣传部的金文平等都参与了编辑工作。

  那个年代,全国各地报纸的副刊名字大多取自当地名胜,金城濠不想依样画葫芦,便在温州电台征集栏目名称,最终以市树榕树作为刊名。当时在日报新闻部工作的金辉也是副刊热心人,他建议在“榕树”前加一个“大”字,读起来朗朗上口。于是,副刊就定名为《大榕树》,邀请书法家林剑丹题写了刊头。

  《大榕树》出刊的第三天,迎来了温州人民盼望已久的金温铁路开工仪式。副刊部决定在火车站栽种一棵榕树,以此期待着驰骋在崇山峻岭间的金温铁路列车开通,见证一段地方铁路的改革发展史。大家到红欣花木市场花了一百元钱买了一棵榕树苗,赶到火车站工地上种下了。次日,《温州日报》一版《瓯江南北》栏目发了一则消息——“大榕树在金温铁路终点种下小榕树”。从此,《大榕树》便在瓯越大地上悄然生根。

  次年秋天,时值《大榕树》出刊百期。副刊组织了“请百名读者,种百棵榕树,贺百期生日”活动,寓意副刊这棵“榕树”能欣欣向荣,长成参天大树。第一棵榕树由住在水心“榕”住宅区一位名叫黄溶溶的人种下。金城濠说:“这个人所住之地所取之名都跟‘rong’有关,特意选他来种下第一棵树。” 

  发 展

  雅俗共赏不断创新

  《大榕树》刊名不落俗套,发刊词也别具一格——一个三句半,出自金城濠之手:“大榕树下好乘凉,讲讲地来讲讲天,有滋有味有趣相,文不长。”短短二十四个字,便将副刊雅俗共赏、强调可读性的定位形象地表达出来。在金城濠看来,副刊一方面要有高雅的文学作品,另一方面也要有百姓能接受并且参与的栏目,不断提高一般读者的欣赏能力,如此才不至于“曲高和寡”。

  于是,副刊部不断创新,《三句半》《漫画》《135竞猜》等栏目陆续增设,吸引了广大读者积极参与。其中《135竞猜》是每周一、三、五刊出谜语让大家猜,猜中有奖。但这个栏目又是不落俗套的。除了作谜面让人猜谜底之外,还别出心裁出谜底让大家想谜面。

  “那个栏目在当时很受市民喜爱。”金城濠说,副刊设计的谜语常常结合现实生活,反映社会现象。当年温州没有证件的人力三轮车横行市区大街小巷,影响社会秩序。有一次,《135竞猜》栏目出了一个谜底“白卵车”,让读者提供谜面,征集了几十份来稿,有些颇有趣味。市区胡成全的谜面是:此物三只脚,巷弄会碰着。不怕风,不怕雨,就是怕警察。永嘉厉勉的谜面是:半付象棋三只车。市公安局的郑德忠寄来了一副摆好的棋局:在应该放车的地方,四个棋子都没有字的,那就是“白卵车”无疑了。如今回想起那些来稿,金城濠依然忍俊不禁。

  随着《大榕树》的发展壮大,著名作家也陆续来稿,包括黄源、王季思、赵瑞蕻、林斤澜等,这无疑给《大榕树》增添了厚重感。林斤澜先生在散文《榕》里写道:家乡寄来报纸,约副刊的稿,副刊叫作“大榕树”。忽然想起,我对家乡的榕树不够重视。在感情上,有什么能与少年的记忆相比呢?我老屋在百里坊,从大街回家要靠耳朵,听见碎叶声,那是坊口了。坊口有一株榕树,两人抱不过来……金城濠说,林斤澜先生从副刊向他约稿讲起,一直讲到“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可是我们发刊词里的一句话啊。”

  影 响

  温州文化人才的摇篮

  1995年9月21日,有一位叫杨崇演的年轻人在《大榕树》里发表了处女作《石板桥》。年逾古稀的奶奶听说后竟激动得呜呜地哭了起来。当晚,奶奶杀了一只鸡,搜罗了家中美味精心准备了一满桌菜庆贺……揣着《石板桥》,他成功敲开了县广电局的大门。他感叹道:“人生的路很长,但关键处却不多,《温州日报》让我在人生的岔路口走得十分精彩。我人生路上留下的哪怕是一点点闪光的足迹,取得的一点点可喜的成绩,都离不开《温州日报》的鼎力支持与培养。”

  事实上,温州有许许多多的“杨崇演”在这棵“大榕树”下成长。上世纪九十年代正值改革开放时期,“温州模式”享誉全国。温州的文化发展也非常活跃。当时社会上有一批有志于写作的青年人,熟悉温州社会愿意为本地媒体写作。于是,《大榕树》便为他们提供了创作的园地,成为他们成长的摇篮。如今活跃在文坛上的作家陈河、相国、王手、哲贵等都曾在《大榕树》留下过足迹。

  副刊还有个首创的小栏目叫《小说接龙》。顾名思义,由编辑出题,接着由一位作者写第一段,待发表后,第二个作者读完接着写第二段……温州作家和记者纷纷参与写作。“这种创新的写作,虽然谈不上什么经典,但是给大家一个尝试。”金城濠说。

  1997年,金城濠调到《温州时报》担任总编。退休后,在温州电视台方言节目《百晓讲新闻》担任主播。奋战在新闻战线,金城濠始终兢兢业业。如今谈起《大榕树》,寥寥数语难以道尽金城濠内心万千感慨:“现在还有人记得《大榕树》,我深感荣幸。”

编辑:陈亚彰|责任编辑:徐琼峰|监制:黄作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