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频道   ->   文化资讯
瓯江上,一个大写的人
来源:温州日报来源:2021-12-01 09:32:29

  李本春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李本春。 资料照片

  徐贤林

  长篇非虚构文学《江边》(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全书近20万字)近日在楠溪江芙蓉古村芙蓉书院举行首发式,这也是本土传奇人物李本春的个人传记。

  今年91岁的李本春可谓名满瓯江南北,他一生中41次跳水救起43人,在瓯江水域前后捞起几百具溺水者的遗体,立功获奖无数,被评为全国公安一级英模。

  李本春退休后继续发挥余热,事迹不断见诸报端。2019年,我和陈晓江、李本达三人合作撰写本书,历时两载,十易其稿,近日终于出版发行。

  码头上,我见识了他的“怪”

  “喂,喂,娒儿留心,老人留心,留心小偷,车……”

  我是从这几句话开始关注李本春的。

  那时我供职于温州媒体却住在永嘉县城,每天早上进城晚上回家,乘渡轮横越瓯江,在安澜码头的趸船上总听到这几句话。渡轮靠趸船,只见一个矮个子老头站在趸船上,身穿老式公安制服,左臂上套着红袖套,右手举着手提喇叭,对着正在下客的渡轮反复喊叫这几句话,乘客们在他反复的提醒中有序离船。

  后来听船工介绍,老人不是轮渡公司的员工,是人民警察,他从温州市公安局退休后,便每天到这里当志愿者,自从他到这里执勤后,码头秩序明显变好,小偷几乎绝迹了。

  老人的喊话,成为安澜轮渡码头最有特色的一道风景。

  一天傍晚我又要渡江回家,我决定直接接触一下这位有趣的老人。只见他指挥乘客安全上船后,回到管理棚,在一张学生书桌后坐下来,将手提喇叭竖放桌面上,端起一只大号保温杯,启盖喝了一口茶。老人稍显苍老,但目不斜视,不失威严。我主动上前打招呼,并自报家门,他审视我良久,然后问:有什么事?我说我想了解一下您。他说:我有什么值得了解的?便不再搭理我,只看着从瓯北方向过来的渡轮。我碰了个“软钉子”,有点尴尬。这真是一个怪老头。

  除了节假日,我一年四季乘坐渡轮横越瓯江,每天都两次与他相逢。

  船工说,他连节假日也在这里执勤,只有轮渡因天气原因封航时他才不来。

  从他们口中,我了解到老人的零星故事:老人叫李本春,长时间在温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上班,主要工作便是在瓯江上巡逻,他水性甚好,几十年间在瓯江救上好多落水者,还打捞溺水者遗体,是瓯江上名副其实的救人英雄,却从不向人说起救人的故事……

  在下塘,我寻到了他的“根”

  2019年夏天,李本春的族弟李本达找到我和陈晓江,商议撰写李本春的故事。

  我开始真正走进李本春的世界。

  李本春老家在永嘉县城关下塘村。李本春的苦难童年在下塘度过。他家境极贫寒,无田地,靠父亲划舢板帮人运货赚钱支撑着,母亲落下产后症,家境雪上加霜。

  李本春10岁时便帮衬父亲共同支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这个家总是捉襟见肘,饥寒交迫。迫于无奈,父母决定将4岁的小妹送给育婴堂。13岁的李本春抱着小妹在村口埠头登上村里长辈的舢板划向城里,将小妹交给育婴堂的嬤嬤,这成了李本春心中永远的痛。

  次年,家里又将大妹送给山里人当童养媳。但全家依然食不果腹,久病的母亲不久撒手人寰,父亲也因贫穷和绝望去世,一个家一下子就只剩年迈的奶奶和年幼的弟弟,李本春以弱肩撑起这个家。经人介绍,李本春到同益轮船公司当学徒工,那年他14岁。客船走的是楠溪航线,从东门浦到沙头,中途在峙口、上塘、下塘停靠,这条航线要赶潮候,落潮时客船要赶着潮水下航,李本春的工作是拴解缆绳,羸弱少年干这个活是超负荷的,但船工们一个萝卜一个坑,谁也帮不了他的忙,解缆绳受阻时他常常当着乘客的面嚎啕大哭。每天三餐,他省下伙食留给奶奶和弟弟,船靠下塘时由弟弟接过去,自己吃一点伙计剩下的残羹剩饭。这段水上经历也使李本春练就了一身绝顶的水里功夫,终生受用。

  在下塘村,李本春那些健在的发小说起李本春的故事都有一串,大多与他的苦难有联系。他10岁那年读了4个月的私塾,11岁学理发,13岁跟父亲划舢板。他12岁救人是他留给下塘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那年伏天,一群小伙伴在埠头玩水,比本春小4岁的李成宗溺水,被李本春奋力救上岸,这也是李本春生命中的第一次救人。

  抗战时期,李本春还目睹了日寇在下塘胡宅祠堂用刺刀捅死4个被捆缚着的中国人。

  我在李本春老家采访了几十位老人,李本春在我的心中渐渐地立体起来——

  童年的苦难铸就了他坚强刚毅的性格,见多了生离死别使他尊重生命、敬畏生命。

  我在下塘寻到了李本春的“根”。

  瓯江上,精彩的故事接踵发生

  李本春舍命救人全系本能反应,因为有那条“根”维系着。

  新中国成立,李本春已是安澜轮船行的正机司,生活条件也大为改观。

  1954年,李本春迎来人生大转折,破格被省公安厅录用为民警,分配到温州水上派出所(后升格为水上分局)上班。

  他与瓯江之间的故事进入新纪元。精彩的水上故事接踵发生。

  李本春的主要工作是驾巡逻艇在瓯江水域巡逻,排解水事纠纷,打击树木贩卖。救人是他的“副业”。

  上游发大水时,瓯江险情迭出。每逢发大水,住在瓯江边的市民都会到江边捡“浮财”,也最易出事故。那年初秋的一天早上,江面上泛着泡沫的洪水滚滚而下,李本春判断,上游流域有大洪灾,他便早早守在江边,处置突发事故。市民闻洪汛聚到

  江边,准备捡抢洪水漂来的“浮财”。10时许,江面上漂来木材、牛羊,站在江边的市民骚动起来,一根巨大的松木悠悠漂向江边,一个身材壮硕的市民经不住诱惑直接跳进江里去抓抱松木,突然一个浪头打来,松木打了一个滚,市民被打滚的巨木卷入水中瞬间不见踪影……李本春见状,马上判断出市民大概的位置,一个猛子扎入滚滚洪流中,在广大市民的惊呼声中稳稳抓住入水市民的裤腰带,将其拖上岸,这次算是有惊无险。

  三伏天也是瓯江险情频发的季节。

  李本春跳水救人救多了,拥有了“第六感觉”。

  那是一个周日,李本春与老伴约好一早去五马街购物。两人一起跨出门,李本春说,我不去五马街了,我眼皮跳得厉害,望江路那边今天有事。也不顾老伴埋怨,他自顾自向望江路方向而去。单位里只有两位民警值班,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一个上午都心神不定。上午平安无事,在食堂里吃过饭,天气更加酷热难耐。跨出单位大门便是望江路,李本春来到江边,江面掠过来一缕缕微风。他在江边闲逛,希望不要出事。他逛到二号码头边,见几个人在游泳,一个小孩引起李本春的注意,成年人都跳入江中游泳了,小孩独自一人在边上浅水处玩水。突然,一波潮水涌上来,将小孩卷入江中,小孩挣扎几下沉下去了,李本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下江堤跃进江中拉上小孩,小孩已无呼吸。李本春懂得溺水急救,他用了土办法,小孩得救了。

  三九隆冬跳水救人风险最大。李本春利用节假日到温瑞塘河地区寻找被自己送给育婴堂的小妹,在小南门码头恰遇一个进城农民不慎落水,他见状便跳进冰冷的塘河之中,将落水农民救上,自己被船工们拉上时,很快浑身结了冰凌,哆嗦着奔跑到附近派出所求助取暖,纵使这样还是病了十几天时间。

  李本春几十年来在瓯江巡逻执勤,捞起多少具溺水者遗体,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却只对捞起一具女尸的经历记忆犹新。

  一个中秋节,李本春与一位年轻同事驾艇例行巡逻,傍晚返航时在七都南汊段发现一具女尸,他们将女尸拴到艇尾航行到海军码头时,天已很晚,圆月也升上老高了。为了给死者最后一点尊严,不将她独自暴尸码头,李本春叫年轻同事上岸过中秋节,自己在艇上陪了女尸整整一个晚上。

  李本春还拼死救起过死意已决的轻生者及疯子、流浪汉。别人问他冒死救这些人值得吗?他没有回答。当我也用同样的口吻问他时,他盯着我看了良久,说:人的生命可以明码标价吗?我又问了一个问题:您90高龄了,如果现在遇到有人落水,怎么处置?李本春不假思索地说:跳下去救人啊。

  凭借一个自然人的力量,他从12岁在水中救起第一个人到81岁救起一个人,至今总共救起43个人。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岸上,还拯救了十几位误入歧途的少年,帮助他们重新回归社会。

  这样的传承,全国都少有

  2020年,我们到李本春家中拜访他。

  他家在百里西路一幢被高楼大厦包围的老宿舍里,前后两个房间被一条走廊隔开。他的老伴去世不久,一个人独居,90岁的老人精神还算饱满。他的卧室有点简朴,三面墙上都陈列着照片,这些照片中集体照占多数,他三次赴京出席国庆典礼的照片、受到赫鲁晓夫、胡志明等外国元首接见的照片被安排在最醒目的位置。

  李本春获各级荣誉无数。他最看重的是1980年被公安部授予的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称号。最近的荣誉则是2020年李本春、李秀峰父子被评为“感动温州十大人物”“最美温州人”。

  说起往事李本春神态淡然。

  他1990年从温州市公安局副局级巡视员任上退休。

  退休后他准备与老伴过遛鸟逛街的日子,但安澜轮渡的一次险情改变了一切。那天他偶尔路过安澜码头,刚好见到一个小孩不慎掉进江中,幸被船工救上。他非常震惊,决定到码头执勤。向市局领导请示后,他自费购置了手提喇叭、凳桌等,从此,为期20年风雨无阻的瓯江边的义务执勤开始了。在此期间,他总共救上落水(有的是轻生者投水)乘客12人,吓退小偷无数。

  离开码头后,李本春依然闲不住,主动参加安澜亭伏茶点的管理和服务工作,直到现在。

  李本春的儿子李秀峰在父亲的影响下,二十多年来也救起50多名落水者,劝阻轻生人员24名。这样的父子传承,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可能都鲜有。

  救人行为,贯穿了李本春的一生。

  在一次次跃入瓯江中,他铸就了一个大写的人。

编辑:许淑瑞|责任编辑:徐琼峰|监制:黄作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