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频道   ->   请你来读史
纱帽河·女人街
来源:鹿城区政协来源:2021-10-02 09:17:00
旧时纱帽河。杨保民 摄

  纱帽河富有特色,一条不到三百米的小街却有数百家店铺,而且大多经营女性用品。电视剧《温州女人》中三位女主角创业故事的拍摄场景曾经选中纱帽河,于是老百姓又称这里为“女人街”。

  二〇〇六年五月二十九日,鹿城区人民政府正式命名纱帽河为“女人街”。纱帽河是一条有千年历史的古街,宋时名称“双桂坊”。传说,街内的“童子殿”里寄宿着贫穷的两兄弟,哥叫公辅,弟叫公彦,他们在殿内夜夜秉烛苦读,终于京都殿试时,同登进士榜首,邑人以“双桂并秀”为荣耀,将古坊取名为“双桂坊”。元代明代一直沿袭称之,清代时才改为“纱帽河”。有关小街的改名,民间传说版本多个,而巷内的水系呈乌纱帽的形状却是不争的事实。一九五八年城市建设时,这里的水池、河道全被填埋,于是纱帽河不再名实相符。  

  回忆是江南水乡风光图,眼前却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这里专营女人的“美丽”事业:美发、美容、美体、美甲,还有扮靓女人的衣鞋、挎包、首饰、鲜花,婚纱等。女人街的崛起应该归功于那些点拨美、创造美的女老板们,她们是一群精明、能干、充满朝气的巾帼英雄,和着改革开放的时代交响,她们将创业之歌唱得风生水起。“原野”鲜花店的林碟、“相亲相爱”服饰店的徐于兰等,而“笑莲美发店”的余小莲可算是女人街元老级的人物了。  

  “我的户籍本上是‘余小莲’,小时很爱笑,爸妈叫我‘笑莲’,我就把店名取为‘笑莲美发’,意思是要笑迎八方来客。”原来人名与店名之间有如此的一字之差。小莲在纱帽河开店已有三十多年了。一九八四年刚开店时,店面只十几平方米,摆了一张椅子,姐姐帮她一起打理,顾客多几个,站也没地方站。那时,她几乎是每天夜里都在做梦,梦见有一间能让顾客坐下来等的店堂。为选一个称心如意的店面,在纱帽河来回搬了五六次。二〇〇四年六月,小莲以四百万元买下了纱帽河的房产,“笑莲美发店”装潢一新后开始营业了。在女人街起家、在女人街发展的余小莲,她的事业正如日中天。  

  叶小兰的风姿美容店曾经紧挨余小莲的美发店,她们一个美容一个美发,相互切磋,相辅相成,共同经营着美丽女人的事业。电视剧《温州女人》第十一集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女主人公梅影在美容大赛中要上台领奖,给她颁奖的大赛评委就由叶小兰扮演,颁发的金杯道具就用叶小兰在一九九五年广东国际艺术节美发美容大赛获得的晚宴妆冠军的奖杯。  

  剧组在纱帽河拍摄时,风姿美容院成了他们的“根据地”,“他们吃饭、休息都在我们店,许多场景都是我们‘风姿美容院’,我帮他们化妆,为他们做皮肤护理,那段时间营业受影响,钱确实赚少了,可我喜欢,这也是为我们‘风姿’做广告呀!”  

  尽管这些当年的巾帼英雄,有的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有的转业改行,但创业者当年的飒爽英姿,仍然是古街历史中闪光的片段。  

  纱帽河鳞次栉比的商铺间拥挤着几座古色古香的大院落,它们仿佛古木上的千年纹理,显示的是穿越时空的质感之美,其中,朱宅门台最触人眼目。朱宅是一座中西合璧的雄伟建筑,拱形青石大门台,拱券上方是“龙凤戏珠”“鹤立青松”“鹿衔梅花”的雕塑,门台两边各列希腊爱奥尼式大柱,立柱顶部底部都有涡卷装饰。朱宅内进是中式两层四合院,门厅、前廊地面全部由朱砂石英铺就,中厅则用灰底青绿花纹的地砖。  

  朱宅建于民国初年,由温州历史上“南北大街名店‘三大源’”之一的“朱钜源布店”老板朱鹤汀所建(另“二源”是“吴长源”油行,“益泰源”颜料店)。  

  朱鹤汀早年是摆布摊起家,到民国初年,开在南大街打锣桥口的“朱钜源”布店规模已经不小,据说,当年在温州可是与“金三益”相抗衡的名店。  

  翻阅潘猛补先生编的《吕渭英集》,其中有多首提及“于园”的诗,这里的“于园”曾被温州文史部门列入“温州古时十大名园”,是民国时期温州名绅吕渭英(号文溪)故居内的私家花园。  

  吕宅系三进古民居,采访时我听吕文溪曾孙吕祖武先生描述“于园”旧时盛况:吕家大宅后面的“于园”占地三亩,花园门呈花瓶形状,园的南边有八角亭,亭边墙壁上是书法名家的碑文,亭西有假山、芭蕉树及各种盆景,园中小径由五彩鹅卵石铺就,池塘边的栏杆则是汉白玉砌成,九曲桥一直通到藏书楼  

  因为改革开放,沉寂千年的纱帽河风起云涌,沿街瞬间冒出各种各类与女人相关的商家店铺,美丽在到处流动,这里成为温州女人们购物的“天堂”。可是千年古街,历经沧桑,民居陈旧,道路破损,其格调与繁华的商贸、精美的商品很不相称。二〇〇四年九月,遵照“整旧如旧”原则,纱帽河街区开始重新梳妆打扮。  

  焕然一新的女人街没有让人失望,弥漫着古色古香,充满人文气息。漫步其间,只见沿街的店铺被改建成黛瓦灰砖、木格窗棂的江南古民居特色,统一的玻璃门面,在古韵中透露些许时尚。古榕、街灯、砖墙、木窗组合的女人街释放的是优雅、清新。走进小街的女人们,会获取一份意外的恬淡、闲适。尘世的嚣喧、职场的疲惫在这块休憩地被驱除、消释。

    文/施菲菲

  摘自鹿城政协编撰的文史资料第31辑《鹿城街巷记忆》

编辑:孙荷静|责任编辑:徐琼峰|监制:黄作敏